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阿里纳斯自评愧对球迷我让大家和整座城市都

2018-08-07 15:06:06

原本,阿里纳斯希望在这座让他留恋的城市多呆上两天,但是他的孩子需要进行一个小手术,离开计划时间在更改了两次之后,他在周一的雨夜离开,24小时前,他职业生涯的第一次CBA之旅才刚刚结束。

萦绕不去的伤病为阿里纳斯本就短暂而不完美的CBA处子赛季添加了更多的注脚,这是阿里纳斯最大的遗憾。只是,他非常明白,在自己的生命历程中,有更多他在意的事情,比如亲情和家庭,“在大家面前出现的我通常是在球场上、镜头前,看上去很high,其实我也是一个安静、热爱生活的人。”离开前,他希望大家可以了解那个通常看不到的阿里纳斯。

这个赛季愧对球迷

周一,18:00,思南路上的西餐厅,阿里纳斯带着未婚妻匆匆上楼,他的商务车就在门外,车上满满的是他的全部行李,四个小时之后,他就要返回美国。楼上,八名挑选出来的球迷已经在等候,跟他们见面是阿里纳斯启程前要完成的最后心愿,“要道别了很伤感,从现在开始,有很久的时间,无法在球迷面前,为他们打球了。”

在餐厅,阿里纳斯请大家吃三明治、鸡翅膀、薯条,这都是他喜欢的东西,他想和他们一起分享,他甚至边吮着手指边接受他们的调侃,“你说勒布朗·詹姆斯是联盟里你四个最好朋友其一?你确定不是在说笑话吗?”阿里纳斯很认真地点头,“没错,我说真的,他们是克里斯·保罗、德怀特·霍华德、勒布朗·詹姆斯还有蒂姆·邓肯。”

签名、合影、握手、拥抱,阿里纳斯总是尽量满足球迷的要求,和辽宁的赛季最后一场比赛后,阿里纳斯在体育馆停留的时间比平时多了一些,他说他愿意让更多的球迷可以达成心愿。“在NBA的时光里,我总是试图在赛季回馈球迷,来到CBA,我也想这么做。尤其这个赛季大部分的时间,我因为伤病不能打比赛。赛季初大家的期望值很高,我自己的期望值也很高,然后突然受伤,让整个球队失望了,甚至整座城市也失望了,这是我最大的遗憾。”

1月25日上海主场迎战东莞的比赛,阿里纳斯自己掏腰包买了888张门票送给球迷,他说除此之外不知道可以做什么去回馈球迷,弥补遗憾,只想通过这些表达自己的感谢和歉意。

人总是需要被帮助

888张门票成为CBA一个挺大的,在CBA,这样的事情并不多见。对阿里纳斯来说,这再平常不过。在美国,他经常做类似的事情。

2005年9月,阿里纳斯到休斯敦为“卡特里娜”飓风灾后重建行动做志愿者,他也是联盟里第一个为飓风灾民提供捐助品的球员,在看到“遭受‘卡特里娜’飓风袭击而无家可归的难民被安置在华盛顿特区兵工厂”的后,他开着他的那辆SUV将他购买的价值18000美元的物资送往难民安置点,他说这些人在灾难中失去了他们曾经拥有的一切,他要尽所能帮助他们,“我只是想尽我的义务,而不是只呆在家里看电视。”

在华盛顿的时候,他把自己打季后赛的所有装备都送给了奇才队的装备管理员罗伯特·舒勒,这使得舒勒能够有钱购买一辆小型货车来赚钱为自己身患罕见的基因病、有特殊需要的女儿提供持续的治疗。

“你们都知道,人生中如果没有别人的帮助,是很难取得成就的,在我的成长过程中,得到很多人的帮助和提携,才能有今天,所以我希望通过自己的能力去帮助他人。”在阿里纳斯三岁的时候,他的母亲抛弃了他。他是由他的爸爸,一个有着“有抱负的演员+夜班工人”双重身份的男人抚养长大。阿里纳斯8岁那年,他和他的父亲带着50美元拖挖机平板带随车吊
,驱车从佛罗里达到加利福尼亚,父子俩无处可住,整整3个晚上他们只能睡在那辆破旧不堪的马自达RX-7型车里,并靠着麦当劳的快餐充饥。阿里纳斯说一个好心人给了他爸爸400美元后,他们才住上了公寓。“无论是篮球训练还是人生中,只要他们需要帮助,我就去帮助他们,你不知道人生中会发生什么事情,在我给一所学校捐赠一台电脑时,我永远也不会知道它的影响会有多大。”

收养的孤儿成最重要的人

到宁波打客场比赛的时候,外出寻找快餐的阿里纳斯把美国的落在了出租车上,当出租车司机把捡到的归还给他的时候,他给了对方一千元,他说自己想表达感激,本身并不重要,里保存的家人、朋友的号码非常重要。

在上海的这几个月,每周两三天,他都会等待一个美国号码的短信,这个号码的主人名叫安德烈·麦卡里斯特,在阿里纳斯口中,他被称为小弟弟。

安德烈和阿里纳斯没有血缘关系,他是阿里纳斯收养的孩子。2004年圣诞前夕的一个深夜,安德烈的家遭受了火灾,据美国媒体报道这是华盛顿特区1991年以来最致命的火灾,在这场火灾中,只有10岁的安德烈失去了曾祖父大卫、妈妈乔伊、姐姐爱莎以及年仅5岁的堂妹戴莎,当时他的爸爸老安德烈因为违法而正被监禁。读到安德烈一家的故事,阿里纳斯被感动了,两天之后,阿里纳斯邀请小安德烈和其堂弟一起和他共度一天。阿里纳斯带着他们一起去参加奇才队的训练。他让喜欢篮球的安德烈在球队的训练场上练习三分,还带他们参观了球队的更衣室。训练结束之后,他带着两个孩子来到一家电影院,那家电影院里还有两百个小孩,他们是来参加“牵手阿里纳斯、实现圣诞梦想”的慈善晚会的。每个孩子都得到了一件玩具,安德烈和堂弟还到阿里纳斯的家里玩了电脑游戏。

一天之后的平安夜早上,阿里纳斯收养了安德烈,他把安德烈带到训练场,介绍给自己的队友,还让他成为奇才队的球童,“当年他只有10岁,他就像我的一个小弟弟,我从来没有亲弟弟,我就当他是我的弟弟,我照顾他直到他的父亲出狱。现在他长大了很多,是高三的学生了。我们经常短信联系,通常在他上学之前发短信给我,我醒了之后会检查短信,然后给他回信,确保它一天读书顺利。”

提到安德烈,阿里纳斯很开心,他许愿等到安德烈高中毕业了,送给他人生中第一辆汽车。他们还讨论过打大学篮球的事情防爆蓄电池
,阿里纳斯允诺如果安德烈无法获得运动员奖学金,他会为他支付学费,他们已经成为彼此生命中重要的那个人。2010年3月26日,是阿里纳斯“更衣室持枪事件”的判决日,他被判在家进行30天的过渡教习,以及两年的缓刑。回到家中,阿里纳斯的未婚妻陪伴着他。那天晚上,只有三个人来探望他:他的父亲老吉尔伯托、奇才的联络官琼斯,还有小安德烈。

不愿主动回忆“持枪门”

或许,“更衣室持枪事件”成为阿里纳斯人生的转折点,它让阿里纳斯在华盛顿的盛名变得暗淡,他几乎是从那个呆了八年留下最多荣光的城市逃离而去;关于阿里纳斯的不再是他又在场上创造了多么神奇的数据和表现,让他登上头条的总是那些他避之不及的花边。当他想到CBA继续职业生涯时,人们担心的除了他那双已经脆弱无比的膝盖,还有各种无厘头的传闻,当时上海男篮前主教练帕纳吉奥说,“人总有年轻的时候,会干些疯狂的事情,但是人也总会长大,变得成熟起来。”

“我就是我,每个人都知道我的不好,他们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我还是我。我一开始的确会心里很受影响,诚实地说,我受影响有一年的时间,感觉非常沮丧。”美国的一部泡沫剧拿阿里纳斯的这件事情开涮,当客场途中他的队友拿电视剧给他看的时候,他只是尴尬地笑了笑。在上海混凝土整平机
,他告诉新交的朋友,不要害怕自己,他不是个坏人,“总想人做一百件善事,可能犯了一次错误,在所有人心中就变成恶人了,会感到委屈,觉得我依然还是99%的好人,怎么就变成了恶人。我每天都花时间和孩子度过,让我意识到生命的意义并不在于几篇文章的报道,有很多事情的意义都超过这些很多。”

过去的事情,阿里纳斯不去刻意回避,也不愿意主动去回忆,“自己每一次回想过去,都会有好的方面和不好的方面。不管是好与坏,如果是好的,那就希望做得更好,如果是不好的,那就不要犯同样的错误,但是不管怎样,这些都是过去式,人都要往未来去看。对我自己来说,这是一个积累的部分,让我自己不断变得更好。”

只是一场娱乐

阿里纳斯是联盟中最早和球迷互动的球员,按照美国媒体的说法,他拥有众多博客和推特的经验。来到CBA后,他很快就开设了自己的微博,并且保持定时刷屏,有人说,看上去,他像个话痨,对于这个评价,阿里纳斯说,“有时候,我是的,不过要看情况。”

他的好朋友贾米森说,阿里纳斯是个很矛盾的人,有时候他非常安静,有时候却非常激烈。阿里纳斯同意好朋友的那个评价,“当我在玩推特时,我说,‘这就是娱乐。’当我写微博时,我只是在逗大家。在大家面前经常出现的阿里纳斯通常是在球场上,赛场镜头前,在微博、推特上,面对公众,这样的我通常是以娱乐型为主,给大家带来欢乐,大家认为这是个疯子有点疯狂。”

阿里纳斯强调,那并不是真正的自己,“人们过于喜欢勒布朗和其他球员说的,‘哇,多么艰难的比赛’或者‘赢得漂亮’。但我只是把这个当做娱乐。像个演员——你只是要上去演好你的角色就OK了,当你回家了,你就是真实的你了。人们来看我比赛,他们想看‘零号特工’的我。你想到现场朝一名球员欢呼,当他回复你时你就会很开心。这就是那种因为工作而给球迷所有的人。你知道的,投进球,空中高高跃起,击掌,与球迷互动——这部分的我是在球场上的我,而很多人并没有意识到,这并不是场下的我。在没有摄像头的时候,生活中的我也是一个非常热爱生活喜欢和家里人呆在一起和孩子一起玩的阿里纳斯。你们不经常听到的那个阿里纳斯才是真正的我。”

在NBA打球的时候,因为在不同的球队效力,阿里纳斯的孩子大部分时间不能陪伴在他身边,他习惯了一个人生活。来到上海,他也喜欢宅在家里,在他的中,保存着三个中文地址:梅陇训练基地,华山路他的家以及愚园路上的一家碟片店。每周一两次他要去那里买碟片,他说如果迷路了,他就把上地址给司机师傅看看,“那样我就不会走丢了。”葛旸是球队中和阿里纳斯关系最好的队友,在他看来,阿里纳斯是个没有安全感的人,“场上和场下,他的反差很大,很和善,像个小孩子,喜欢开玩笑,闹着玩。没有安全感,去哪里都希望有人陪着,不管去哪里,都愿意找我们一起。不管吃饭还是客场,都要有人陪着,不单独行动,不愿意一个人呆着。”

有时候,看着报道中那个不是自己的自己,阿里纳斯也只是笑笑而已,“你可以从一个人的家庭去了解、分析一个人,他们从我身上看到了一些特点加以评价,往往是从篮球上看到我这个人,而不是看到我在其他地方做了什么事情,不知道我在家里是什么样子,比如美国演员华盛顿,在电影里经常塑造各种各样的角色,人们就会认为,哦,他就是这样一个人,实际上没人知道他在家里是个什么样子,我想那样写的人只是看到球馆里的我。”对阿里纳斯来说,这些已经不重要了,因为他是个快乐的人,“活着就是一个很开心的事,我一直处于幸福的状态,这是最重要的,不是吗?”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