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州信息港
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特斯拉在华困局何止充电桩难题

发布时间:2019-08-15 19:23:19 编辑:笔名

  如果说,电动车充电桩标准话语权将成为改变电动汽车市场竞争格局的关键砝码,相信没有人会说不。

  7月8日,德国总理默克尔与中国工信部部长 宣布启动中德电动汽车充电项目并有望统一中德充电接口标准,这一做法被业内解读为跨国车企电动车充语权争夺战由暗至明的信号。特斯拉却因电动车充电标准与中国国内标准不符,而被认为陷入中国式充电困局。

  特斯拉一直在做各种兼容的测试,我们已经研发出电动车充电转换头的产品。在日本的现有直流充电站中,特斯拉的车型已经可以进行充电并使用。 特斯拉中国区负责充电桩业务的高翔指出,由于国内关于直流充电的标准的细节参数并未达成一致,因此暂时没有推进。

  在2014年底新版充电接口国家标准即将出台之际,特斯拉希望可以尽快抢搭上电 快车 。中国汽车工程学会电动汽车分会主任、原电动汽车充电设施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副主任陈全世表示, 充电桩能不能通用主要看电压、通信协议、接口等是否能够与电动车兼容。其中既有软件的应用,也有物理充电接口这样硬件的统一。

  事实上,为突破充电的尴尬,特斯拉在中国市场的充电方面已经进行了一些现地化的修改,尤其是在核心城市之内建立超级充电站的做法以及启动 目的地充电站 项目,这与特斯拉在美国的超级充电站在城际之间以满足长途需求的做法有很大不同。

  特斯拉全球副总裁、中国区负责人吴碧瑄表态称: 我们愿意跟任何的标准去对接,但现在国内的充电桩标准并不够统一,深圳、上海和北京的标准都是不一样的,但我们愿意配合并推动统一标准的出台。

  创新者的尴尬

  由于起步较早,在2009年,特斯拉就建立了较为完整的产品技术体系和充电技术体系并于2012年开始大规模建设超级充电站。但各个国家的电动汽车标准和充电标准制定晚于此,因此特斯拉的充电接口与中标和美标皆有区别。而在中国市场,由于推进超级充电站项目,外界将特斯拉解读为独立国家电之外建立自己的 充电帝国 。

  吴碧瑄解释, 我们会自己独立投资、建设超级充电站,但并不是说脱离电。 高翔认为特斯拉将会把充电业务独立国家电之外的说法并不符合事实, 主要是大家对于光伏充电的误读,目前特斯拉在中国的超级充电站主要电力来源都是电,我们与国家电的合作很密切,不存在任何对立关系。

  事实的真相是,目前国家充电标准有待进一步完善,但特斯拉交车迫在眉睫,似乎没有更多时间去等待。因此特斯拉只能将超级充电站的模式从美国带到中国并同时希望掌握在充电领域的话语权。

  目前引起热烈讨论的充电接口标准并不是简单的尺寸问题,而是包含充电接口的物理结构、充电控制导引电路、通信协议、材料与机械特性、电气安全特性在内的等一系列全套充电解决方案。陈世全认为, 特斯拉的交流充电接口目前与中国较为接近,基本可满足用户家庭使用,但提供直流快充服务的超级充电站却是大电压,特斯拉直流充电接口与通信协议暂时和中国标准无法兼容。

  这样一来,特斯拉似乎陷入一个瓶颈:在中国市场,特斯拉似乎并不能享受国家电主导建设的充电服务。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国家电加快了建设充电络的速度,并抢先布局重要的高速公路沿线。按照此前国家新能源汽车规划,充换电站建设在未来两年内形成初具规模的络:年,电动汽车充电站规模达到4000座,同步大力推广建设充电桩;年国建设充电站目标高达10000座,建成完整的电动汽车充电络。

  但近日,国电南瑞中标的 国家电2014年高速公路城际快充络建设 三条高速项目已经完成设备调试,相关管理人员透露,青银、京沪、京广(北京至湖北段)这三条高速公路的快充络建设完全可以满足特斯拉电动汽车充电的需求。这为特斯拉充电 破局 埋下伏笔。

王健林的新目标
轻资产重社交可能是的健身房生意
2006年乌鲁木齐房产战略投资企业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