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汽车

广州备用水源水质恶劣十年来劣五类不断被测

2018-10-26 13:55:48

广州备用水源水质恶劣 十年来劣五类不断被测出

河道里漂浮着大量垃圾羊城晚报何奔摄

房地产开发让流溪河两岸变成工地,水土流失严重羊城晚报何奔摄

羊城晚报杨辉林曦

广州独木舟爱好者何小军时常在流溪河上泛舟,可如今,浑浊的水体已经让他没有了下水的欲望,“只希望尽快划桨逃离,划桨还要提防水会飞溅到身上”。

十多年来,工业废水、生活垃圾、鸡鸭粪便的随意排放在流溪河沿岸越演越烈,劣五类的水质不断被测出。

然而,人们无法漠视和选择性遗忘,因为流溪河是广州备用水源地,它和紧挨着的巴江河,构成了广州备用水源主干,承担着广州近千万人口的应急备用之需。

谁在给流溪河、巴江河排毒?两河整治为何十年不治?

调查

城镇

开发

楼盘别墅蜂拥而至

生活污水直排河中

“我的这块地,已经有四五家大开发商来看过了,都想过来开发。”从化市良口镇良新村朱村长指着流溪河源头一块山头告诉羊城晚报,山头上下游几百米,沿着河边正在建三个别墅度假区。

朱村长介绍,7家地产公司或者酒店集团正在当地开发,而崴格诗、翠岛、华辉、碧水湾等温泉度假酒店已建好数年。看到,一家酒店旁的流溪河河道新近被开发成了工地,半边山被削了,大范围裸露的红土随着近日暴雨,滚滚流入河中。当地人介绍,地产开发带来水土流失,一到雨天流溪河源头就成“黄河”。通往山中的崴格诗温泉的路上,挖山修路带来泥沙同样直排流溪河,流溪河源头正在被度假村、楼盘迅速蚕食。

沿着流溪河河口每百米,就能看到正在开工建设的工地。接近完工的有宏成海峰、逸泉映翠、逸泉山庄、逸泉韵翠、珠光流溪御景、巴厘天地、东方夏湾拿别墅度假区,紫泉流溪湾等楼盘在建,珠光流溪御景和其他一些楼盘甚至将流溪河的堤防占住,用围墙围闭起来,当成自己私家河岸。在流溪河汇入雅岗断面前河段,看到,不少当地居民在修建临河小楼。

地产的兴旺带动了流溪河沿线的城镇化开发。从化的良口、温泉、街口、太平、神岗镇已经成长为大型居民区,镇上餐馆工厂遍布,这些增加了流溪河环境压力。

而上游地区的污水处理设施和污水管建设却没有跟上。流溪河从化段,目前农村污水处理率名义上在50%左右,但由于管不完善、污水进不了管、后续费用落实等问题,生活污水大多直排流溪河,流溪河白云河段,当地集中处理污水只有3成。

从事生态环境保护方面研究的从化职业技术学校讲师张贻科,2012年11月在《生态环境学报》撰文反思“流溪河从化段水质变化规律研究”,他指出随着近年来社会经济的快速发展,城镇化进程加快,流溪河水质问题日益凸显。一些水污染物出现的区域和趋势看,从化的城市化模式要审慎考虑。

“流溪河以街口为界,上游总氮高,主要原因在现今农区(包含农业生产和农村排污)。而街口以下下游富营养化程度更高,与人口密度有关。从化街口已到污染的临界点,不宜再扩大城区规模。 ”张贻科认为。

巴江河流域,炭步、神山、江高等镇也在大规模开发房地产。一个叫“好美”新楼盘在炭步大桥下建好、紧邻水源地。一旦居民入住,势必将给水源地增加新的环境压力。负责给花都新华镇、花山、芙蓉以及狮岭镇部分地区供水的巴江水厂,在中游取水,这个水厂是广州供水不达标的“老牌钉子户”,广州市水务局5月25日公布的2013年上半年全市各水厂出厂水106项指标检测结果,巴江水厂氨氮超标近一倍,2012年下半年则超标三倍。而氨氮超标主因,就是城乡生活污水污染排放至水源地所致。

工业排污

污染企业密布支流污水过处寸草不生

“排污渠的这些红色废水是村里的东连(音)织带厂和一些印染厂排出的,每天排,直接进流溪河。”湴湖排污渠旁劳作的农民陈生告诉羊城晚报,在政府的“严打”下,很多工厂选择转战流溪河的支流,但支流的污水终仍然汇入流溪河。

从化和白云交界湴湖村,是流溪河畔的一个古村落。元末明初,朱熹的后人因战乱迁移至广州府,贩卖豆腐而居于此。该村是广州北郊重要工业基地,有很多本村人创办的企业。在湴湖村的排污渠中看到,暗红色的污水汇入水渠,污水有浓烈的化学药品味道,所过之处,绵延近5公里偌大的河道中毫无生机,不仅南方河道常家的蛤蟆、小鱼无迹可寻,就连爱生污水中的水花生,在这个河道都生存不了,河道底部甚至连青苔都没有,一片死寂。而这样红色污水沿着排污渠终汇入流溪河,成为下游居民的饮用水。

“我们不敢用渠中水浇灌作物,一浇就死。只能靠降雨和从附近其他河涌里引水。附近种的菜也不是自己吃,都卖掉。”村民陈生说。沿着暗红色工业废水找到了湴湖村口的一家织带厂,这家大门紧闭的工厂正在排污口上修建伪装“掩体”掩盖排污口。而向湴湖排污渠排污的不止一家企业,附近的大量纺织厂、化工厂都在向渠中排污。

在白云区的人和镇,滚滚黑色污水未经处理直接流溪河。流溪河人和段河口,布满了水葫芦,水体富营养化严重。正在附近修理摩托车的当地村民谢生说,镇上的工厂向流溪河直排污水不少年了,由于排污渠在马路边上,很多路过的人会看到,政府认为黑色排污渠不好看、不美观,就让企业在路边搭了一堵墙,把黑臭河道挡起来,但企业还是在排放。

沿着美化墙看到,一家大型工厂顺着路边大型排污口,在群众眼皮底下,公然向黑臭的河道排放深黄色腐蚀性废水。废水已经将排污口染成铜黄色,然后汇入河涌。这家排污的工厂门口没有任何招牌,只有门前放着的招工启事显示这家门牌号83号的企业,是家注塑企业。

在流溪河支流的沙坑涌、均禾涌、白海面,以及众多不知名的河涌上,如同癌细胞一样,密布了大量污染企业,污水直排支流,终汇入流溪河。沙坑涌发源于大源,途经大源水库、梅窿水库和龙水库,以及太和镇,流入流溪河,该河涌沿线农田分布众多化妆品、家具涂装、纸箱生产企业,同时沿途超过20多万人口“吃喝拉撒”以及数百家工厂污水直排入这条河涌。源头的大源水库散发着浓烈的洗发剂、染发剂的味道,黑色废水直接进入沙坑涌。

而沙坑涌附近只有一家龙归污水处理厂,但满负荷运行还不够处理这一带的城镇生活污水,更不用说将工业污水纳入其中。5月23日,当地环保局环境执法完毕后,25日羊城晚报再次探访沙河涌时,河涌沿线的养殖场、小五金企业、城市生活废水依然排入河涌内。养殖场的臭气熏天,情况毫无改观。

白云区环保局副局长钟伟东介绍,当地污水一部分是生活污水,一部分是大排档的污水,还有一部分是企业排放的工业污水。“当地大企业,都是直排污水,更不用说路边那些密密麻麻的大排档。”

在石井龙湖社区联滘路段,密密麻麻的厂房“包围”了流溪河道,仅白云区夏良村一村就有77家企业向流溪河排放污水,其中26家未完善环保审批手续、污染防治设施未建成,即擅自投产。其余工厂生活废水处理设施也不完备,有的完备了也不开机。

流溪河流至江高、石井,已经是下游,与白坭河交汇,流入珠江,这里的水质,也是羊城晚报全程跟踪臭、黑、乱的一段。流溪河两岸几乎已经被沙场、水泥厂等各类工厂覆盖,很难找到一块绿地。

巴江河沿线支流,水泥厂、橡胶制品厂、电镀厂、花都港和规模煤场大多紧挨着水源地。花都区相关政府部门调查显示,巴江河两岸有19个煤场码头、石灰石码头和1家鱼类水产加工场。码头地面的煤粉、石灰粉、废渣、泥粉经雨水冲刷流入巴江河,造成水质的污染。同时,由于货运繁忙航道上时常有运输化学品、工业品的船舶发生碰撞。

无序养殖

河边百家鸡场猪场

蚊虫飞舞臭气熏天

流溪河中游的竹料镇竹三村,树林下隐藏着很多养鸡场,每个养鸡场都用铁丝等围蔽起来,树下搭建着低矮的窝棚,既养鸡又住人,鸡粪满地都是,臭气熏天。

大规模养殖业主要存在于流溪河与巴江河的交界处,以家禽养殖为主,有少量养猪户。养殖户都占着江边,几公里之外就可以闻到臭气。在南岗村沿着流溪河的一个养殖场,饲养了几千只鸭子,养殖户告诉,他们在当地养殖已经有十多年了,“我们规模不大,没有什么污水处理设备,但我们的废水虽然黑,但很肥,都是鸭屎,废水都排到流溪河里。”

而在石门水厂老取水口附近的河涌往南走了十多米,便可以见到养猪场,养着上百头生猪,臭气烘烘,蚊虫飞舞,一侧是用来提炼潲水的池子,旁边一块空地上堆满了各种塑料垃圾。养猪的男子说,他们已经在这里养了十多年了,前面还有十多家养猪场,都圈养在附近的鱼塘边上。一名养猪的女子告诉,这里养殖没有人管。在猪场旁边还看到一块1988年竖立的“饮用水源一级保护区界”的界碑,上面清楚地注明“禁止放牧、堆放有害物、设立码头、污水渠、排污口”,不过,这块界碑早已残破。

巴江河流域养殖场则更多,羊城晚报粗略统计了从清远至广州炭步镇的养殖场,河岸边的就有近百家之多,还不包括巴江河支流上隐蔽的养殖场。赤坭镇缠岗村两座小山之间,隐蔽着一家灰鹅养殖场,只有沿着机耕路深入进去才可发现。养殖场紧靠巴江河,没有任何废水治理设施,禽类的污染直接通过管道排放到巴江河源头。

反思

两河整治为何这么难?

实际上,从2001年开始,广州西部水源地流溪河和巴江河就是全广东水污染“严重地区”。2001年当年,广州流溪河下游水质超标为Ⅳ类,巴江河、珠江西航道水质全部超标,广州市供水水源地的石门水源地水质连续三个季度水质超五类,不适合作为饮用水。从2001年至2010年9月的十年里,从广东省环保厅获得监测数据显示,广州西部水源地自来水厂取水口的水质情况只能用两字概括:极差。流溪河、巴江河汇入珠江的雅岗断面水质监测显示,该断面十年内大部分时间水质不适合饮用,部分时间甚至爆表。

广州在巴江河治理曾经提出“在2012年底前实现巴江河的水质明显改善,镍、汞等重金属达标率达到100%,且均优于地表水三类水质标准”目标,2012年底该目标并未实现。

对于巴江河污染治理,广州市环保部门有负责人的观点比较符合实际,“根本无法治理,我早就说将巴江河废掉,花都去北江引水。但花都目前推进该项目速度并不快。”

为何存在多年水污染难治理?羊城晚报采访获悉,地方环保部门执法乏力是一个原因,各地环保机构虽有执法权,但无法对违规企业查扣财物、对违规人员采取限制措施,申请法院强制执行。只有地方政府才有关停污染企业权力。如果企业不配合,环保部门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很多排污企业和环保执法人员经常打“游击战”:你来我关,你走我开,白天查晚上开。同时,流溪河、巴江河下游白云区环保局在岗的有编制的执法人员才15人,管理白云区近800平方公里的区域,全区“有名有姓”的企业达3000多家,以太和镇为例,有环保编制的人员才4人。

广东省环保厅相关负责人告诉羊城晚报,一些地方政府为了追求经济发展和税收把环境放在了脑后,“有的地方政府领导根本没有饮用水源保护的概念”。

广州市政协委员韩志鹏认为,守着丰沛雨量的珠江,守着家门口的流溪河,广州缺水真是有点荒唐。应该说,广州缺的不是水,缺的是对水的保护。多年来为了追求经济发展,广州和其他一些城市一样,牺牲了水环境。水资源被破坏以后,再从头进行修复,代价十分巨大。

“流溪河是一面镜子,它倒映出广州水资源危机的前因后果。就流溪河而言,可以先请从‘属地管理’的从化市市长和白云区区长、花都区区长下流溪河游泳。每月游一次,领导游的话,请到中下游。”韩志鹏建议。

“乐水行广州”负责人则建议,流溪河治理要充分利用河流的自然功能以及生态系统,“可仿效莱茵河,依靠工程技术进行管理治理同时,逐渐建立起全局化整体化的保护措施,做好截污处理。”

广东省环境保护厅副巡视员戎明海在视察巴江河上游重金属水塘整治时指出,环境污染整治能否有成效,“主要看当地政府的决心,关键在落实。区域各级政府和有关部门要从大局出发,分清,加强领导,各司其职、各尽其责,切实做到真抓、真管、真治,确保完成整治任务。”

未来

南粤水何时能更清?

面对日益严重的水污染,广东省政府今年2月批准了“南粤水更清行动”计划,将流溪河、巴江河纳入广州的应急备用水源建设计划,将由广州市政府投资8亿元建设,2015年前建成。同时为推进广州饮用水源的保护,“南粤水更清”计划也表示,广州需全面清理水源保护区“各类排污口,拆除一级保护区内于保护水源无关的建设项目,严禁在饮用水源保护区进行各种开发。2013年6月前,完成辖区内违章建筑、非法畜禽养殖场整顿,关停重污染企业。”

但不少人也对计划所述的“严禁开发”的做法表示怀疑。在龙岗桥边,中国检验检疫干部培训中心占着流溪河一大块地方,地方治安大队占着河道当办公地,不少当地人也占着河道,建起了龙苑山庄、龙岗河畔酒楼。水源区上游的地产、数量庞大的度假酒店已经建好,带来的人流和后续开发,可以预见难以逆转。

而公众关心的水质监测和数据发布问题,近期也难有突破。广东省环保厅公布的河流监测断面数据,目前只提供到2011年,数据依然缺失。同时,省里也规定,到2015年广东有条件地区才要开展饮用水源的持久性有机物污染、内分泌干扰物的监测,部分必要的监测项目暂时不开展。

不过,有一点值得高兴的是,2013年开始流溪河、巴江河在内的广佛水污染问题,实行“河长”负责制,由广州市长作为“河长”。流溪河、巴江河的治理目标,纳入市长政绩考核,省主管部门会向社会公布考核结果。一年考核不合格,监察部门约谈市长,两年不合格通报批评,三年考核不合格的市长,将被”一票否决”,两年不得提拔。不少环保人士表示,广东首推环保考核后,市长为了保住乌纱,不得不重视河流污染治理。

链接

根据国家《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GB》要求,居民集中式生活饮用水地表水源地二级保护区、鱼虾类越冬场、洄游通道、水产养殖区等渔业水域及游泳区,这些地方水质必须是三类水。三类水以下的水不适合居民饮用。四类水主要适用于一般工业用水区及人体非直接接触的娱乐用水区。五类主要适用于农业用水区及一般景观要求水域。剩下所有重污染的水统称劣五类。

速凝剂单价
油脂过滤网板
摇钱树捕鱼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