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州信息港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跪乳

发布时间:2019-10-13 00:10:32 编辑:笔名

摘要:随着社会发展,大批农村中青年离妻别子进入到各大城市务工,常年两地分居的生活模式,在家庭经济得到保障的同时,人伦关系却危机四伏…… 因长期的办公室生涯,我的健康状态亮起了红灯,老公将我送至娘家调养,药物辅助。期待青山绿水、蓝天绿地和规律的作息时间可归还我应有的生机。除日日早睡早起、三餐正常饮食外,我另给自己安排雨天除外晚饭后绕村落漫步一周,以达到消食和活动筋骨的功效。

村子名双春村,坐落在一个小山洼里,十余户人家散落在四面山脚。我傍晚散步需一一经过这村里的每一户人家,这一点与我的心意稍相违拗,遇见熟人隔三岔五地打招呼,有碍我天马行空的暇思,视而不见又显得我与人不和善。好在村里如今留下的多是上了年纪的老一辈,年轻人尽数外出务工了。我遇见这些老人只需含糊点头、简单招呼,不需长聊。

一个天晴气朗的黄昏,我吃过晚饭,和母亲打了个招呼,便如常的摇一把小蒲扇钻进了薄浅的暮色里。早已歇息在湛蓝的天际,一弯新月水印在蓝色天幕上,如同少女纯澈的眼神、清浅的心思,山头的颜色此时已入深碧,满眼的纯粹。我不由得放慢了脚步,在如诗如画的晚景中陶醉,心中的愉悦感迅速升腾。

有一户家族繁荣的我的本姓人家,其二儿子的老婆人称其为“溪嫂”,她和她刚生产完的儿媳是村里留守的中青年女性。早就听闻这家人成员关系复杂,说这溪嫂极有本事,其男人常年在外务工,一年难得回家一次,她把家中打理得井井有条不说,去年还盖起了两层楼砖房,别人家里因缺少壮劳力而荒废了耕地,她则收纳了两位长驻“食客”——她的公公和公公的弟弟——她老公的亲叔叔,这二人长期吃住在她家,帮她干活,给她看家。这俩老人年龄均在七十岁左右,叔叔是从县城退休回老家,与其女儿女婿不和,在家待不住,起初只来侄媳家串串门,渐渐地就常住下了,同一个村子里的女儿家他也不去了,据说叔叔的退休金全额交到了溪嫂的手中,有了这小笔额外的收入,溪嫂家便比旁人家要宽裕得多了,溪嫂平时的吃穿都看不出一个山里人应有的节俭。她的公公没有收入,便只顾替她埋头干活,屋里屋外一把好手,据说他在干活时脸上还挂着得意的笑容。但这些毕竟只是传闻,道听途说的东西,我到底是不大相信。

我沿着村路经过的第三户人家便是溪嫂家,她家相对独立地坐落在村落深处,新建的白色砖房在两旁绿树的掩映下显得格外漂亮和出众。远远地就听见这家刚出生的婴儿急切的啼哭声,接着便是溪嫂利索的哄逗声。只见溪嫂手抱婴孩在她家屋前来回地走动,抱孩子的双臂不停地上下左右摆动,她的年轻的儿媳妇却和那位近七十的叔叔——溪嫂儿媳应称其为叔公,不知在忙些什么。这个小媳妇坐在椅子上,蓬乱的头发胡乱在脑后挽了个髻,正低头在胸前抚弄着什么,白色泛黄的睡衣极不体面。她的叔公跪在她跟前又在做着什么?我渐行渐近,一时好奇竟忘了与他们一家打个招呼。行至跟前,却在一腔疑惑中发现:老头的嘴中叼着侄孙媳的 !其双手还按在小媳妇的大腿上,后脑勺上的苍苍白发乱七八糟。见此情景,我的心中撞了鬼一般地扑通乱跳,尴尬至极。但回避已经来不及了。还是溪嫂宏亮的嗓门救了场。

“唉呀,孙陀不哭,快来见过年轻的满娭毑!”

我家在村里辈份较高,三十几岁就有人称婆婆、娭毑了。

那婴孩见了我果然不哭了,小眼珠盯着我出神。话说如今的小孩子营养好,生下来就懂事了,不像旧时,“三个月还是睡毛毛”。

我顺势越过身旁让人尴尬的场景,伸手去逗弄溪嫂怀中的婴孩。溪嫂一边摇晃着臂弯中的婴孩,一边和我说话。

“可怜的小家伙,她娘的奶一直出不来,她吸不出来东西就哭,又不愿意吃奶粉,只好请她太叔公帮忙吸,他力气大!”

我听着这话云里雾里的,稀里糊涂不知如何回应她。难道让一个老头“亲密接触”年轻的侄孙媳是情理之中的事?否则这一家人如何如此坦然?那一老一少仍在忙活,啧啧的吸奶声如五雷轰顶。溪嫂的公公在墙的一角正投入地劈柴,沟渠纵横的脸上尽是得意的神情。这一家子倒是各伺其职,尽显和谐。婴孩的啼哭声又再响起,我三两句搪塞了溪嫂,三步并作两步逃也似的飞离了那一家子奇葩。

母亲看我神情慌张地回家,便过来询问。我一五一十地把刚刚的见闻讲给母亲听。母亲竟没有和我一样的震惊,倒似是听了一件习以为常的事。母亲告诉我,老毛(溪嫂的老公)父子俩在外务工多年,有时过年也难回趟家,溪嫂要拉扯年幼的小女儿,不便与他们同往,日子过得相当艰难。起初溪嫂会去找公婆吵闹发泄,渐渐竟与公公勾搭上了,明目张胆地与公公生活在了一起,她的婆婆年老体弱,明知老头子与儿媳妇的苟且之事,也是敢怒不敢言,有次隔窗望见那一对无耻之人在屋里行苟且之事她一气之下吐血身亡。老毛和儿子回家办丧事,竟未为此事对溪嫂有半句责言,听说是怕溪嫂弃他而去,在这个大山里找个女人上门不是个容易的事。前两年娶进一个半痴不傻的小媳妇,又赴了溪嫂的后尘,忍不下独守空房的寂寞,在溪嫂的带领下竟与两个老头子混到了一块。因这家人离奇的成员关系,村里人多不与他们来往,他们自家兄弟也相互不睦。

自此以后我再不敢沿村散步了,怕再遇见那样叫人尴尬的场景。却在心里埋下一个疑惑:贫穷和愚昧,哪一种更可怕?道德与良心,何以沦丧至此?生活的模式可以有很多种,谋生的方式岂止这一样?怕就怕盲从和放纵,怕就怕在情欲和物欲面前丧失了心智。

共 2058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作品以溪嫂一家生活背景为例,揭示了农村大批青壮年外出打工,而留守的妇女面对困窘,难免做出些丧失伦理的事情。落后的农村,愚昧的人,滋润出不伦不类的事。怎样解决外出打工和留守在家之间的矛盾,怕是农村工作者迫切解决的一个重点问题了。欣赏佳作。【微编 王老大】

1 楼 文友: 201 -06-26 11:0 :17 微型小说栏欢迎您,这里是你温馨的家园,握手了。

回复1 楼 文友: 201 -06-26 22: 9:25 感谢王老师,拙笔还请多指教!

怀化治疗妇科医院
清远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自贡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怀化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清远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