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金融

专家谈制度反腐如何推进建议先设改革试验区

2018-10-23 14:09:33

专家谈制度反腐如何推进:建议先设改革试验区

对话反腐专家李永忠:

制度反腐如何推进

建议先设改革试验区

制度反腐具有很强科学性需要有个“实验室”

落实“科学的权力结构”十分关键

“改革开放30多年,一方面,中央对反腐败为重视,态度为坚决;而另一方面,反腐败不但形势依然严峻,任务依然艰巨,而且滋生腐败的土壤依然存在。致使腐败越演越烈。尽快由权力反腐转向制度反腐,已经成为十八大后深化改革的试金石。”原中国纪检监察学院副院长,制度反腐专家李永忠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说道。

早在上世纪80年代,李永忠就提出要重视制度反腐,必须把制度建设作为党的根本建设。而如今,随着习近平总书记在十八届三中全会上提出“要形成科学的权力结构”,李永忠的信心大为提高,而“以特赦化解腐败呆账”、“动员并组织群众积极支持和广泛参与”、“设立政治体制改革试验区”,都是他为反腐开出的“方子”。

30年前提出制度反腐

:您在上世纪80年代早提出要尽快由权力反腐转向制度反腐?

李永忠:当时没有领导要求我做这个课题,是我自选课题。当时,我还在地方纪委。

30年前,我完成了对我国封建社会监察制度系统的研究。我的研究发现,中国封建社会能比西方早500年出现,晚500年消亡,重要的原因就是监察制度,这构成了我国封建社会权力结构当中,完全不同于其他分权制衡的东西。当时,我谈到皇帝一个人就是一个决策机关,但自己不能执行,要委托丞相、郡守、县令这么一套执行官,但他不相信这么一套执行机关,所以又设置了一套相对独立的监察机构。

:这一建议当时能否被接受?

李永忠:二十年前,我提出制度反腐,不被人接受。到二十多年后,特别是习总书记在中纪委第二次全体会议后提出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我的意见才开始逐渐被接受。

:您说的反腐要做好制度建设,具体内容有那些?

李永忠:主要是“一改二体三权”。即“一改”是指:改革纪检体制;“二体”是要构建权力运行体系和惩防腐败体系的“两大体系”。

而这些都不是目的,目的是要形成“决策科学的决策权、执行坚决的执行权、监督有力的监督权”这三大权力。

要形成科学的权力结构

:改革开放三十年来,我国反腐的历程和思路是怎样的?

李永忠:三十多年来一直在谈反腐。早以为是个别人的品质素质出了问题,所以总是针对具体的个别人去查。接下来,又觉得是我们的教育、选拔、监督的方法有问题。到后来发现可能是权力运行机制有问题,从十六大到十八大,都谈权力运行机制。直到这次,总算提出了要形成科学的权力结构,这是习总书记在十八届三中全会上的讲话重中之重。用的是“形成”这个词,而不是“完善”和“健全”,这就说明我们以前的权力结构根本就不科学,现在要开始“形成”。

:目前欠下的腐败“呆账”有多大?

李永忠:我自己没有做过详细的统计。但有一组数据可以看到三十年来高级干部腐败增长的速度:头十年,因腐败被查处的省部级干部只有2个,第二个十年,增加到15个,第三个十年增加到上百个。

由于我们社会转型、体制转轨,各级领导干部的权力含金量呈几何级数地增长。

:您刚才说到,过去也曾反思我们的选拔官员的方法?

李永忠:在建党90年时,提出过“四大危险”,其中首项是:能力不足的危险。之所以不足,是因为我们不是从下选,而是从上层任免干部的用人体制,决定了我们存在严重的逆淘汰。

二十年前,贪官王宝森从处级干部提拔到副省级,用了10年,我们党领导干部的楷模孔繁森,在副处级位置上干了十多年。刚刚披露的不到47岁就当了海南省副省长的冀文林,从入党到正厅级干部,只用了11年。

这种逆淘汰力量,让干部缺乏好的进步速度。

建议设“改革试验区”

:您认为现在可以怎么着手去做?

李永忠:是设政治体制改革试验区。党代表直选,雅安很多年前就做了。官员财产公示,新疆阿尔泰早就搞了。舆论监督,十多年前就在长治搞过。但这些非试验区的先行先试,都善始而难善终。总之,没有试验区,没有上级的及时支持,没有中央的强力支持,成功的几率不高。

:您觉得在那个级别设试验区比较合适?

李永忠:积极的,可以拿一个省来实验;适中的,可拿一个地级市;保守的,拿一个或几个县也可以。

我在十八大前讲了三句话:十年看五年,五年看三年,三年看当年。如果当年反腐的高压态势形成了,党和政府的公信力增强了,就有了效果。“五年看三年”,就看三年内能不能设立改革试验区,制度反腐具有很强的科学性,需要有个实验室。“十年看五年”,就看改革试验区的成功经验能不能在全国范围复制。

:您之前有个观点,要以特赦化解腐败呆账?

李永忠:随着改革时间表的推移,不少官员从自身的既得利益出发,改革的动力越来越小。如何变阻力为动力?就要在形成高压态势的情况下,有条件赦免。这些有条件赦免的贪官必须退出赃款,,他自己可以轻装前行;第二,退出的赃款,数量肯定不小,可以改善民生;第三,可以让来自贪官内心较大的阻力变成前行的动力。对贪官本人来说,卸下了包袱,对民众来说,获得了实惠。对整个改革往前来说,变阻力为动力。至少是一举三得,隐藏着巨大的改革红利。

上世纪70年代香港以特赦化解腐败呆账的成功经验值得借鉴,在短短几年间,它从亚洲腐败的地区变成亚洲清廉的地区。

如果不能用积极稳妥的方法处理30多年形成的腐败呆账,即使把现在的纪委扩张10倍、100倍,也不可能把这些腐败呆账全部彻查完。

人物介绍:

李永忠,原中国纪检监察学院副院长,中国民生研究院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制度反腐专家,国家行政学院等院校兼职教授,长期潜心于制度建党、制度监督、制度反腐等领域的研究。

李永忠从军队纪委到地方纪委,从县纪委、市纪委到中纪委研究室,再到中国纪检监察学院副院长,35年的纪检监察工作经历,使李永忠熟稔我国反腐败形势,成为制度建党、制度反腐的专家。他认为,未来反腐败工作的突破口在权力结构的改革上。(文/本报杜安娜)

原标题:专家谈制度反腐如何推进:建议先设改革试验区

原文链接:

稿源:中国

作者:

美的绿城凤起兰庭
金地名悦
注册香港公司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