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州信息港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江南捕鱼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7:22:19 编辑:笔名

一  汛期还没到,王成玉就开始在昏暗的煤油灯下,飞快地织着渔网。  “成玉,我现在改成要一指眼规格的网,可以吗?”朱文山穿着大裤头,摇着蒲扇,光着脊梁,撒着拖鞋,“啪啦啪啦”地走到王成玉身旁说。  “不织!”王成玉果断地说。  “我多给你钱!”朱文山笑着说。  “嘿嘿,就你那德行,一分钱都想掰成两分用,鬼才相信你。”王成玉一边织网,一边打趣的说。  “王成玉,我这次说的是真的,订金我都付了,你还不相信我吗?”朱文山着急地说。  “给订金也没有用,我早已给自己立下了规矩,本人只织两指眼的网。”王成玉停下手中的梭子认真地说。  “咋嘀?”朱文山着急地问。  “一指眼的网,你是想把鱼捕断种吗?不瞒你说,一指眼的网,你就是给两指眼的十倍钱,我也不织。”王成玉说完便从裤兜里摸出一盒无过滤嘴的大前门香烟,抽出两根,一根递给朱文山,一根放进自己的嘴里,这才慢悠悠的从另一个口袋里掏出一盒火柴,取出一根,轻轻地在火柴皮上擦了好几次,火柴头才“噗嗤”一下,冒出一团火焰,王成玉歪着头“吧唧吧唧”地吸着香烟。  “成玉,李虎人家都用火石打火机了,你还用这破玩意,知道为啥不?”朱文山一边接过王成玉递来的香烟,一边指着王成玉手里的火柴说。  王成玉不声不响地吸着闷烟,好似在思考问题,就没吭声。  “成玉,你脑子就是一根筋,你学学李虎,人家要啥网他就织啥网,所以,人家生意比你好啊!”朱文山说完,便从王成玉嘴里摘下香烟,烟头对着烟头,慢慢地点着了自己口中的香烟。  人们常说,吸烟人大致分为三种情况,有烟有火是一等烟民,有烟无火是二等烟民,身上无烟无火,就是三等烟民。朱文山符合一种。  王成玉又闷闷不乐地猛吸了一口,才来个大回笼,一股臭烘烘的浓烟才从他发黄的牙齿里徐徐的冒了出来。  “我可是镇上捕鱼织网一把好手,假如你觉得他好,你就去找他织吧!”王成玉叹了一口气说。  “成玉,这可是你自己说的。今个我可不是来跟你要订金反悔的。”朱文山立马抢过话茬说。  王成玉按灭了烟头,起身从床上芦苇席底下取出四张五元钱,递给了朱文山。  “成玉,不好意思,你不织,这钱我真拿走了,我这就去找李虎订一指眼的渔网,今年汛期我要大小鱼通吃。”朱文山接过钱,转身就走了。  “我呸!”王成玉朝门外吐了一口痰,又拿起梭子飞快地织了起来。  “你啊,脑子跑气了,眼睁睁的钱不挣,送给人家赚,我去把他喊来。”王成玉的老婆放下手中的针线活站起身气愤地说。  “去去,臭婆娘,你懂什么?”王成玉不耐烦地说。  朱文山手里拿着钱,出了王成玉的家门,便立马飞奔李虎家,他怕耽误时间,误了今年汛期捕鱼。  不一会,朱文山便来到了李虎家。  “虎弟,还能给我织一张渔网?”朱文山可能是跑急了,他捂着胸口,上气不接下气地说。  “哥,要多大的?来,坐下慢慢地说。”李虎停下手中的活,连忙站起来招呼。  “好嘞。”朱文山抹去头上的汗水,取下一只拖鞋,往地上一放,一屁股便坐了下来。  “哥,咋坐地上呢,来,这边有凳子!”李虎客气的说。  “没事,习惯了。”朱文山笑着说。  “娃他娘,你去门口菜园子里摘几条黄瓜来给文山哥尝尝!”李虎从衣兜里掏出一盒大前门香烟,自己叼了一只,又抽出一只递给朱文山,接着继续说:“哥,带过滤嘴,你尝尝!”  “好,我这就去。”李虎老婆打着手电筒,便走了出去。  “虎弟,看你客气的。我要一指眼的网!”朱文山接过香烟,放在鼻子上闻了闻,又接着说:“好烟,好烟,这可是我次吸过!”  “没问题,半指眼我都能织!信不?”李虎“啪”的一下子,打着了打火机,火苗旺旺的,看的朱文山好不羡慕。  “那是,那是,虎弟手艺比成玉高,他是徒有虚名。你才是镇上织网捕鱼高手!虎弟,打火机借我用用,我也来过过瘾。”朱文山笑着说。  “给。”李虎递过了打火机。  朱文山在李虎亲自传教下,开心地学会了打火机使用。  “哥,这一指眼的网,耗时耗力不说,还耗材料,你就比两指眼网多给我五十吧!”李虎叼着香烟,掰着手指头算着说。  “虎弟,咱俩关系这么好,你就少拿点吧。”朱文山搓着双手说。  “来,他大爷,吃瓜!”李虎老婆果然从菜园里摘了几条带刺带花的黄瓜。  朱文山也不客气,接过黄瓜,一连猛吸几口烟,便丢掉了烟头,“咔嚓”一声,他便咬了一口。新鲜的瓜汁便冒了出来,散发这一股清香的味道,弥漫着全屋。  “那就四十五。如果不是你,别人少一分也不行!”李虎笑着说。  “四十吧,虎弟,我家困难啊,你看,我连不带过滤嘴的大前门都抽不起啊!”朱文山几乎哭丧着脸说。  “好好,就多加四十吧,你可别告诉王成玉啊,省的他背后骂我!”李虎叮嘱。  “知道了,我根本看不惯他,整天假惺惺的。”朱文山拍马屁说道。  汛期今年果然像去年一样,沟壑涨满,小河里的水滚滚东去。水面上常常有不少大鱼浮出水面换气。  朱文山渔网今年真的派上了大用场,每天都是一百多斤鱼。于是,他也得意地抽起了大前门,有人常常发现他望着自己捕的鱼,笑的嘴巴咧有裤腰那么大。  王成玉的老婆看见了,就用手指着捕鱼的王成玉说:“猪脑子,你看看朱文山一天捕多少鱼,而你呢,除了大鱼,小一点的,你这网一条也捕不到,我嫁给你真是活受罪啊!”  “去去,臭婆娘,你懂个屁呀!”  王成玉看着一两重以下的小雨从网中逃走,心情十分的舒畅。  到了下午,王成玉才捕了几十斤鱼,他除了卖出一部分,其余的全都分给了本村的孤寡老人。    二  八十年代,李虎和朱文山不知从哪里学会了雷管炸鱼技术。  他俩把沙子,火药还有雷管一同放进玻璃酒瓶,用泥巴封好瓶口,留出导火索,然后用火点着,快速扔到河里,由于他们一次性投的多,不一会儿,“轰轰轰”的爆炸声接二连三地在小河里响起,被雷管炸起的一个个水柱足有五六米高,场面绝不亚于一场战争的气势。  等一个声音停下来,人们立马从四面八方赶来,手里端着小网兜,跳进了河里……浑浊的河水还在拍打着河面,小一点鱼直接被炸死,大鱼也被炸的在水面上一窜一窜,人们都有说有笑的在捞着鱼,只有王成玉站在岸上,直觉得胸口发闷,转身回家了。  后来,公安出面禁止了炸鱼,王成玉却在家喝的烂醉。  没过多久,人们又发现,李虎白天不捕鱼,第二天却有好多斤鱼卖,众人不解,王成玉悄悄地监视着李虎。半夜里,李虎在小虫的伴奏下,拿着“速灭杀丁”来到河边,顺着小河边撒了起来,等他从那头再回来时,河边已经死了好多鱼。  “狗东西,你心真歹毒,为了利益,你竟然干起了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王成玉从黑暗中窜出来便破口大骂。  李虎自知理亏,慌忙爬上河岸,瞬间就消失在夜幕里。  十年以后,一天清晨,李虎背着电瓶,一手拿着通电的竹竿,一手拿着渔网兜,站在齐身的河水边电鱼。  “虎弟,这儿有一条大的,虎弟,快,那儿又有一条大的,抓紧捞起来,要不,它马上跑了!”朱文山望着水面漂浮的鱼,不停地大喊着。  “放心,只要电到的,它是逃不了的!”李虎得意地说。  “虎弟,这玩意咋这么来劲呢?”朱文山摸着脑袋不解地说。  “那当然了,这是电捕鱼,鱼大小通吃,比你一指眼的网来要厉害!”李虎一边麻利地捞着死鱼,一边得意地回答。  “虎弟,这玩意多少钱,我也想买一个。”朱文山终于说出了内心话。  “咋的,眼红了?”李虎瞟了一眼朱文山,又继续先前挪动。  “虎弟,哥一直跟着你混世,你就帮我弄一个吧。”朱文山望着李虎老婆桶中的鱼,咽着口水说。  “李虎,你还有人性吗?你看看,你看看,你身后有多少被你电死的小鱼苗啊。”他俩正说着,突然,王成玉出现在岸上。  “嘿嘿,王成玉,管你什么事,老子乐意!”李虎只顾电鱼,看也没看王成玉一眼。  “呵呵,成玉,没人买你网了,你是不是闲的蛋疼啊,人家电鱼,管你屁事!”朱文山嘲笑着说。  王成玉从地上捡起硬泥蛋,砖头,瓦片,使劲地扔进李虎前边的河水里,鱼儿受到惊吓,纷纷向河中心游去,李虎立马电不到鱼了,他气愤地说:“王成玉,你再这样,我电死你。”  “有种你就电,我又没惹你,我往河里丢石头,我乐意。”王成玉继续往河里丢砖头。  李虎老婆扑上来就抓王成玉,王成玉就和李虎老婆厮打了起来。  李虎急忙爬上河岸,放下电瓶,一拳打在王成玉的面目,顿时,王成玉满脸开花,鲜血从鼻子里不断地流下来。  “好啊,你俩口子打我一个人,老子跟你拼了。”王成玉跑过来,折了电瓶鱼杆,然后一脚踹倒电瓶。  李虎窜上来,三下五除二就把王成玉摔倒,然后李虎把王成玉骑在身下,双手不停地朝王成玉头上乱打。朱文山怕出人命,这才假惺惺地上前拽起了李虎,不一会,就来了好多人看热闹。  村长说:“成玉,人家捕鱼,管你啥事啊,这河是你家的?瞎捣乱!”  “村长,他把小鱼苗都电死,以后大家还吃啥啊?”王成玉气愤的说。  “吃海鱼,吃养殖的鱼……”村长大声地回答。  众人一阵哄笑。  王成玉老婆跑过来,本想帮忙,听见村长这么一训,红着脸说:“对不起,对不起,我家男人脑子坏了。”说着拉着满脸是血的王成玉向家走去。  “村长,来,挑两条大鱼拿回家吃。”李虎从桶里捡了一条大鲶鱼,一条大鲤鱼,用柳树条从鱼鳃穿到嘴里,打了一个圈,就递给了村长,村长也不客气就收下了,他对李虎说:“我家屋后有几颗比较好的小竹竿,你去砍来用。  第二天,李虎又在河边电鱼了,王成玉头肿有笆斗那么大,傻傻的站在河对岸发呆。  几天以后,李虎电瓶便被镇里派出所没收了,有人说是王成玉举报的。    三  近这几年,镇上建起了造纸厂,镀锌加工厂,塑料厂,各种工业废水源源不断地排进了小河里,再加村上各种养殖场里的粪便排进河水里,如今小河里每天都散发着一股臭味,河水也变发绿,王成玉的网儿也没用了。  李虎,朱文山也都早已搬进城里居住了,只有王成玉依旧住在老地方,每日在夕阳西下时,独步来河边望着河水发呆。  有一天早晨,人们发现六十多岁的王成玉,头上戴着自己用芦苇编织的斗笠,腰里系着一个小鱼篓,脚上穿着到膝盖的胶鞋,右手提着渔网绳,左手熟练的把网理成一条直线,好似是等腰三角形,然后,左手中指麻利地朝前勾着网……  “嗨。”王成玉身子往下一沉,一转腰,双手托着渔网,往后一摆,然后,身子在往前一转,趁着腰跨劲,双手往前一甩,渔网在空中划过一条弧线,“啪”的一声便打开了,徐徐落下,映着朝霞,煞是好看。  “噗”的一声闷响,渔网便落在了地上,掀起一股泥灰,随风而来,呛得王成玉不停的咳嗽。  “老头子,你咋在院子里撒网啊?”老伴走过来,用手摸着王成玉的额头,不解地问。  “我高兴!”王成玉一边拉着网绳,一边用手朝上推了推遮眼的草帽。  “你莫不是真疯了?”老伴揉了揉眼说。  “臭婆娘,你懂个屁,河水污染了,鱼儿没了,与其在河里撒网,弄一身臭水,还不如在陆地上撒网玩,找找当年捕鱼的感觉,回味一下也好!”王成玉说完,眼角爬出两颗浑浊的泪珠。  “老头子,你说的也有道理,我就怕人家笑话你真的了神经病,嗨,老头子,我去提个水桶来,跟着你拾鱼啊!”老伴突然也疯了。  “好嘞,管他们说啥,只要你我玩的开心就好,等会撒到大鱼,你再做糖醋鱼给我吃,我再喝个二两老酒……”王成玉扭头对着老婆说。  “嗯,嗯!”老伴点着头回答。  王成玉夫妻旱地捕鱼事迹一下子便在社会上传开了,当地电视台来了,当地领导也来了,他们向社会承诺说,坚决砍去各种污染工厂和养殖厂,还给老百姓一个碧水蓝天的好地方。  “是吗?那太好了!”王成玉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县领导又说,“王叔,告诉您们一个好消息,我们正在为您申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您可以再次把您闭着眼睛一分钟织一百八十个网眼绝活拿出来与世界人们分享。”  “真的吗?”王成玉惊讶的说。  “那是那是!”领导拍紧握着着王成玉的肩膀说。  王成玉当着领导的面,取出箱子里的织网梭子,又让老伴买来网线,搬出椅子,坐在门前的大树底下,一群小朋友围着他,唧唧喳喳的说:“王爷爷,你这是干啥啊?”  “织网!想学不?我过去可是镇山织网,捕鱼,编草帽,编鱼篓一把好手,谁也比不了我!”王成玉得意地说。  “想学!想学!想学!”孩子们抢着说。  “呵呵,你少吹牛,织网我是,半指眼的网我都会织,你可织过?不信你问问朱文山还有这回事?”李虎和朱文山也突然出现在王成玉的面前。  “对,我作证,李虎的确织过。”朱文山说着竖起了大拇指。  “谁是,那您们就比一呗!”有一个大点孩子提议。、  “好,比一个!”县领导也来了兴趣。  “对,对,对。比一个!”孩子们拍着小手齐声嚷嚷。  “好,比就比!我先来。”李虎拽起了王成玉神气地说。  “哇,好厉害啊!”领导与大伙一起望着李虎手中的梭子上下翻飞,感慨地说。  王成玉坐下,便吩咐老婆拿来毛巾,让其把自己的双眼蒙上。  “王爷爷,加油!”  孩子么拍着手说。  他拿起梭子,熟练地绕满网线,用了李虎同样的时间,织出了比李虎还要多的网眼。  “哇,果然厉害!”孩子们发现,网眼织得犹如米粒般大小。  但人们发现,王成玉拿着自己织的密网,突然掩面痛哭起来…… 共 5064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睾丸疼痛是为什么
黑龙江男科好的专科研究院
云南治癫痫专科医院
友情链接
石家庄泌尿外科医院哪家好 石家庄口腔粘膜科医院哪家好 唐山整形科医院哪家好 唐山牙体牙髓科医院哪家好 长沙口腔修复科医院哪家好 长沙白内障医院哪家好 衡阳小儿免疫科医院哪家好 衡阳中医五官科医院哪家好 岳阳新生儿科医院哪家好 岳阳小儿皮肤科医院哪家好 郴州中医内科医院哪家好 郴州中医乳腺外科医院哪家好 永州中西医结合科医院哪家好 娄底重症监护室医院哪家好 娄底透析中心医院哪家好 娄底房缺医院哪家好 齐齐哈尔眼底医院哪家好 齐齐哈尔眼整形医院哪家好 齐齐哈尔中医呼吸科医院哪家好 齐齐哈尔放射科医院哪家好 齐齐哈尔干部诊疗科医院哪家好 齐齐哈尔司法鉴定科医院哪家好 齐齐哈尔双相障碍科医院哪家好 佳木斯老年病科医院哪家好 佳木斯整形科医院哪家好 佳木斯妇泌尿科医院哪家好 佳木斯呼吸科医院哪家好 佳木斯小儿外科医院哪家好 沈阳器官移植医院哪家好 沈阳碎石中心医院哪家好 沈阳耳鼻喉医院哪家好 大同泌尿外科医院哪家好 四平动脉导管未闭医院哪家好 公主岭心血管内科医院哪家好 公主岭内分泌科医院哪家好 辽源营养科医院哪家好 辽源小儿免疫科医院哪家好 辽源白内障医院哪家好 辽源核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通化医学影像学医院哪家好 通化介入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通化体检科医院哪家好 通化整形科医院哪家好 通化生殖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松原神经内科医院哪家好 南宁中医儿科医院哪家好 柳州小儿心外科医院哪家好 桂林种植科医院哪家好 桂林中医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桂林中医血液科医院哪家好 桂林传染科医院哪家好 桂林麻醉科医院哪家好 桂林双相障碍科医院哪家好 梧州产前诊断科医院哪家好 梧州过敏反应科医院哪家好 北海耳鼻喉医院哪家好 防城港儿科医院哪家好 防城港营养科医院哪家好 玉林小儿内分泌科医院哪家好 玉林胸外科医院哪家好 玉林乳腺外科医院哪家好 百色其他外科医院哪家好 百色心血管外科医院哪家好 百色白内障医院哪家好 贺州营养科医院哪家好 来宾计划生育科医院哪家好 昆明小儿康复科医院哪家好 武威康复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武威中西医结合科医院哪家好 武威遗传咨询科医院哪家好 武威小儿营养保健科医院哪家好 武威中医内分泌医院哪家好 张掖妇科内分泌医院哪家好 张掖心血管内科医院哪家好 张掖小儿消化科医院哪家好 酒泉肝炎医院哪家好 临夏肝炎医院哪家好 临沧有哪些骨肿瘤科医院 黔东中医老年病科医院哪家好 大理有哪些免疫科医院 张掖有哪些精神心理科医院 黔南有哪些体检科医院 海东小儿眼科医院哪家好 双河有哪些整形科医院 鹰潭专科医院哪家好 阳江体检科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