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州信息港
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

北京大学生村官他们给农村带来了什么

发布时间:2019-08-15 13:51:04 编辑:笔名
北京“大学生村官”:他们给农村带来了什么? 2007年04月04日 09:07 来源:京华时报 唱票结束,24岁的李丰蓉成为平谷区东店村有“权力”的5个人之一———她当选为党支部委员。此前,人们称她为大学生“村官”,此后,村官摘掉了引号,开始真正进入基层政权。 今年3月份,北京全市农村党支部的换届选举中,至少有5名大学生“村官”当选支委。 3月份,也是大学生“村官”们的周年纪念月。一年前,2016名大学毕业生从学校到农村。 他们能给农村带来什么?农村又能给他们带来什么?人们一直在关注。 意外当选村支委 3月31日,周六,这不是李丰蓉的休息日。 因为连续几天要进行育龄妇女的体检,她必须在村里工作。 两天前,平谷区马坊镇东店村党支部刚刚开会,新当选的支委李丰蓉获得了分管领域:共青团、宣传及民事调解的记录工作。不过,和以前当助理一样,她还需要参与各种村里的工作。 “工作比以前更主动了。”村支书李长华这样评价这个刚刚“升”为自己同事的女孩。 李丰蓉能当选支委,出乎很多人的意料,甚至包括她自己。 今年是农村的换届年,3月份的支委选举和5月份的村委选举结束后,村里的“政坛”才终定局。东店村共有1680人,算是大村,上届党支部共有3人,按今年大村5名支委、小村3名支委的要求,村里将增选两名支委。 3月13日,东店村进行了支委候选人提名。推选组共有6个,分别是3个党员代表组和3个村民代表组。每个组可推选6名候选人,按照票数交叉计算出得票的10人,再由镇里选出6人进行差额选举。 作为党员,李丰蓉带着笔记本和笔参加了党员组的第三组,像以前一样,她的工作只是进行会议记录。 让她没想到的是,村民李文翔提了她的名,并获得组里的一致通过。终的结果是,6个组共有5个组都推选了她。 “村官”有资格当支委吗? 这并非毫无问题,虽然只要是党员就可以参选支委,但大学生“村官”当支委并无先例。为此,村支书李长华向镇里请示。而镇里考虑得就更多了,“他们和村里签约3年,现在已经过了1年,而支委一届就是5年,合约到期后怎么办?”镇副书记李所印说,他随后上报给平谷区组织部和人事局。区里的回复是:“这是个好事。” 获得了通行证,3月18日,李丰蓉“杀入”的差额选举。在村里47名党员的投票选举中,她获得了41票,比支书只少3票。唱票结束,李丰蓉摘掉了村官的引号,成为名副其实的村官。 按照组织原则,村里的重大决定要由支委讨论决定。“她有表决权了!”村支书李长华这样强调李丰蓉当选的重要性。而对于李丰蓉为什么能当选,李长华归结为,年轻、有文化,跟村民们交往没架子。 在刚刚过去的3月份,去年到基层的2016名大学毕业生中,至少还有4名当选为村党支部委员。他们是———延庆康庄镇许家营村的甄晶晶、马洁;平谷区镇罗营镇东牛角峪村的毛林静、桃园村的雷鹏。 从“村官”到村官 3月28日晚上,李丰蓉和治保主任、妇女主任一起到一户村民家调解纠纷。按分管的职责,她的工作是做调解记录。事实上,在没当支委之前,她已承担了这个工作。 纠纷发生在一对夫妻之间,分歧在于到底谁该来掌管财权。夫妻俩相持不下,妻子一怒回了娘家。虽然主要做记录,但让李丰蓉印象深刻的一幕是,女主人与她单独相处的短暂时间里,很自然地向她说起生活的不易,“感觉没把我当外人……他们都知道我是村委的人,挺信任我的。” 对于何时在这样的工作中挑大梁,李丰蓉丝毫没有“非分之想”。她说要想做好调解工作,需要有在本地长时间生活的经历,有很多纠纷甚至是10多年前结下的矛盾。 从“村官”到村官,李丰蓉还没有感觉太大的改变,“心会更强一些吧。” 对于毕业于北京农学院的大学生甄晶晶和马洁而言,即使当选了村支委,那些她们一到村里就要做的打扫卫生、打印文件等等工作,也依然必须亲力亲为。 对于如果与村支书意见相左,会不会在表决中投反对票的问题,李丰蓉说自己会尽量从支书和其他支委的角度出发考虑问题,“他们肯定有他们的道理,无论生活、工作经验都很丰富……我比较信赖他们,也尊重他们。” 在农村的工作 大学生“村官”在农村具体做些什么?虽然在李丰蓉、甄晶晶他们下乡前,一些郊县就开始零星地招收大学生“村官”,但当去年首批北京市选派村官下乡时,完全成熟的模式与经验似乎还没有形成。 李丰蓉毕业于中国农业大学。这所大学的校训是“解民生之多艰”,到农村去,似乎显得更理所应当。 一年前,李丰蓉和北京联合大学的陈京伟刚到东店村时,梦想与现实的差距就开始有所显示。 当时,马坊镇要求所有大学生“村官”为本村做一个发展规划。两个年轻的女孩认真做了调查。东店村耕地较多,她们制定的规划是发展特色农业;村边流淌的泃河美景,让她们觉得可以在此发展旅游连带发展农家院和农菜院。但现实是,马坊镇的总体规划是发展商业和环保型工业,正在建设的开发区如果发展状况好,很可能会征收村里的土地;而已被污染的泃河也只能远观,不能近玩。 时至今日,“村官”陈京伟坦承当时的规划与现实不符。 此后,两人的工作更多的是统计、参加农业普查,特别是育龄妇女信息输入这些与电脑有关的事情。村里大大小小的事情,她们几乎都参与。村里的工作没有固定的休息日,忙的时候连轴转,闲的时候,也可以看书、上。 去年的春天,李丰蓉曾干了件大事———将自己的同学老师吸引到村里采摘蟠桃。虽然出产桃子,但东店村却还从来没有人搞过采摘。让李丰蓉有些遗憾的是,果农们虽然欢迎游客,但并不特别在意这事———毕竟,东店村几乎是平谷区距离市区远的村子,又没有景点和接待能力,采摘还不能形成产业。 虽然一个在平谷一个在延庆,李丰蓉和甄晶晶不约而同做了一件事:为孩子们补习功课。这些事情她们做起来得心应手,村民们也颇满意。 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大学生“村官”对自己一年来的作为颇不满意,“几乎都是在打杂。你也知道,农村还是有家长制作风的,有些大一点的工程,必须书记点头才行。具体找那个公司做,怎么找,也不会告诉你的。” 即使如此,这名颇有微辞的“村官”仍然正面肯定了自己的收获:“对民生还是有了真正的了解,这对以后的发展还是有利的。” “村官”间的爱情 今年3月7日,是北京市选派的30名大学生“村官”到平谷区马坊镇的周年纪念日。“村官”们组织了一个小聚会。聚会上大家发现了一个特别的事情———加上前年平谷区自行招收的两名大学生“村官”,已共有7对“村官”出双入对。 “当时还有人开玩笑说,‘这些大学生来干什么了,都来搞对象了吗?’”李丰蓉说。 大部分“村官”情侣都是到平谷后才相互结识的。李丰蓉和刘哲就是这样的一对。虽然都是中国农业大学的学生,但两人是在2006年2月份报考“村官”时真正认识,到当年的五一,两人去平谷的大华山看桃花,情侣关系确定下来。 在马坊镇的“村官”中,3个月确定关系的速度并不是快的。2006年3月份,已有一对“村官”在乡村开始了他们的爱情。 这样的爱情似乎顺理成章———“村官”们年龄相仿,境遇相同,虽然大部分人都住在各自的村里,但直线距离都在几公里内,平时吃饭又都聚在镇里的两个食堂。 对于大学生“村官”间的爱情,马坊镇副书记李所印不但非常赞同,还忙着为“孤单”的“村官”找朋友。他曾帮一个“村官”将其女友调到平谷工作;还准备带一个至今单身的“村官”去今年的“村官”招聘现场,“我对他说,你跟我去,相中那个,一定要招过来!” 由于分管大学生“村官”,李所印对他们非常熟悉,他能说出每对“村官”情侣的名字。在他印象中,现在马坊镇只有两三个“村官”还是“孤家寡人”。 之所以如此热心,李所印说,他希望“村官”们在这里成家,在马坊镇落户。他预计,首批大学生“村官”三年期满,能够有90%继续留在马坊镇,他还预测说,5年内就会出现大学生支书、主任。 两年后的未来 两年后,李丰蓉在东店村的村官生涯将期满,但她的未来几乎已确定。马坊镇副书记李所印说,既然李丰蓉当了支委,就应将5年任期做满。而李丰蓉也表示,希望能与东店续约。 对于更多的大学生“村官”来说,两年后何去何从,还是个问题。 对于大部分“村官”来说,出路不外乎4条:留在基层继续发展、考公务员、考研、重新找工作。 同样是今年当选为支委的甄晶晶说,在剩下的两年中,她希望为村民做些事情,“如果没能力就没必要留下来;如果觉得自己适合,就继续做下去。” 一名户口在外地的大学生村官说,他准备考公务员,他同时相信,在农村的实际工作经验会帮助他找到一个好的部门。 一名北京本地的大学生“村官”说:“我没想到这里竞争这么大,北京市每年都要招人。对我来说,续签不大可能了,当公务员也不是只要考上就可以找到工作,可能现实的是重新找工作。” 重新找工作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跟李丰蓉一同到东店村的陈京伟就颇感为难。她大学读的是计算机,“我们这一行,丢了一年就怎么也赶不上了。”她说,如果两年后重回本行,将既不如一直在行业里做的同学,也赶不上刚毕业的学生。 如果谈到两年后太远,那么至少有些好消息已确定——3个月后,批“村官”的工资将按合同从2000元涨到2500元;一年后,户籍在外地的“村官”们将获得北京市户口。 在这批大学生村官满周年的日子,第二批大学生“村官”的录取工作正在进行。的消息是,今年有近20000名大学生报名,争取3000个名额;在去年,终录用2016名,报名者10000多人。 刚刚当选为村支委的村官甄晶晶说,母校北京农学院将组织今年报名的应届毕业生到许家营村实地考察。对于那些即将到来的新面孔,甄晶晶说:“我会和他们谈谈我们的工作,谈我们的一些起伏,怎么调节心理落差。重要的还是要自己想好了,愿不愿意承受这一切。”( 徐一龙)心律不齐心律失常急救药
宝宝为什么不爱吃饭
着凉肚子痛怎么办
脑栓塞不能吃什么
友情链接